•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
    • 学习十九大
    • 抗击疫情
    •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
    • 延安精神3D展馆
    • <
    • >

连载:长征历史上的今天

  • 时间:   2020-10-23      
  • 作者:   李子涵      
  • 来源:   中华魂网     
  • 浏览人数:  147

微信图片_20200824093305.jpg

1934年10月23日情况是这样的:中午12时,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就中央红军渡过信丰河西进致电各军团首长。在分析了敌人的布防后,朱德命令“野战军渡过信丰河后,除八军团于南康、大庾西进外,其余均在大庾、南雄之间西进,对安息、信丰之敌只留监视部队。

微信图片_20201023112315.jpg

安息


红军按照中革军委的部署,摆脱敌人的纠缠,全速向西挺进。红一军团一师三团于安息北同陈济棠第一师第三团激战,俗称“红三团打白三团”。总攻安息无效后,半夜,李聚奎师长和赖传珠代政委命令:“撤出战斗,避开敌人,向西转移。”

当时,红军部队由于通讯设备紧缺,在行进途中,无线电台联络只限于军团之间使用。军团同下级单位联络只能使用有线电话或通讯员人工传递,通讯连的士兵要背着大捆的电话线走在司令部的前面选点架线。这种办法很累,效率很低,有时候也耽误命令的及时传递和执行。

当红军前卫军团打开通道,甩开敌人向西突进时,后卫军团也在积极跟进。毛泽东由于行前得了疟疾,至今未能痊愈,还躺在担架上。胡耀邦后来说:“自己能够活下来,应归功于担架和良好的医疗。”担架确实挽救了不少红军指战员的性命。担架也给了毛泽东机会,使他和张闻天、王稼祥结下了友谊,最终,担架上的思想沟通改变了红军的命运。后来有人说,“担架对中国革命的贡献可谓不小。”

与此同时,由萧克、任弼时、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,由于甘溪一战,损失惨重,被隔离成三部分。但这三支部队有两支已和贺龙、关向应领导的红三军会合。红六军团主力也与红三军取得联络,当天正由甘溪经幕龙抵达木黄西南的落坳,准备与红三军在木黄会师。

微信图片_20201023112325.jpg

困牛山

被围在困牛山的红五十二团,时至当天已弹尽粮绝。师长龙云虽率少数部队突出重围,但在寻找红三军途中不幸被捕,后被围剿红军中央苏区的国民党西路军总司令何键杀害,年仅26岁。而五十二团大部分指战员在与敌人的战斗中英勇牺牲,红军战士们的英灵永远安息在了困牛山畔。


注:安息,即今信丰县安西镇。

       来源:河北传媒学院&新闻传播学院李子涵

评论区

发布